宝马Rapp概念车发布

时间:2013-06-08 00:00:00

,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3. 构造(Tectonic)。这个词是建筑学中借用的,通俗的说在产品设计中它是“关于一个物品是如何制作而成的”,设计是什么,设计是关于如何制作而成的,也就是《</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设计的踪迹</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这一篇文章探讨,对我个人来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个认识。</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实际上三面这三个词是可以统一起来的,比如在这篇</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关于建筑中的 Tectonic </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的文章中就说到, “monolithisch”是表里一致的意思,“涉及对材料构造的真实性和逻辑上的统一性的讨论”。还可以这样解读,设计是关于构造,是对整料的表面处理,同时追求表里如一。</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我们与世界的接触都发生在表面,事实上对于我们感知器官来说,世界只有表面,没有内在,就好象我们拿一段大的木料来作雕刻,当我们一层层往里雕刻的时候,我们接触的都是木料的表面。表面的特征就是材质,材质粗略说由两部分组成,颜色和肌理,这是按照人的感觉体验来分,实际上颜色也是表面对光的反射属性决定的。我们对材质肌理的识别需要在一定的视觉距离内,而颜色,虽然不能完全的代表某种材质,但是它可以让人在很远的距离作出一些分别,根据经验可以推测材质,因为没有肌理的辅助,颜色也只有符号的意义。单纯通过视觉,通常情况肌理也是一种符号,因为材质的体验和经验是分不开的。材质的表面肌理有的是这种材质质地结构的自然展现,有的则是经过处理的,甚至经过贴面印刷制作的假冒材质,越偏向不真实的反映,材质肌理的符号性就越强。</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我们通过各种表面处理工艺来改变材质的肌理,多数我们面对的表面都是经过人工处理的,无论是塑料、金属和木料,而这种表面处理我们会认为是在容许范围内的,即不改变材料原始的识别性,比如金属可以使用各种喷涂工艺,烤漆,氧化,抛光打磨等等,我们仍然能认出是金属,但如果金属的表面经过处理让我们感觉上确认它是布料,那么这就是超出容许范围,而这个范围非常大,通常情况是只需要不有意去模拟某种材质就可以。而在这个范围内,会有不同的选择,有的处理方式更接近原始材料的属性,有的可能有很强的覆盖性,但严格的来说,材质表面和内部是不一样的,材质的表面肌理如同一种覆层,而上面说到我们其实只能感知到表面,那么事实上不是材质真实代表的表面肌理实际上占据了代理人和主体两种角色,真实材料不会在消费者面前呈现,它只存在于设计师这一段。</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这恰如柯布的白墙,白墙是新的真实。</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人们在白墙外面又贴了一层墙纸,到处都在覆盖白墙,在填充平白。</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James J. Gibson 在他的《The Ecological Approach To Visual Perception》一书中提到了用生态学的角度去看待材质,不是以物理或化学属性为基础的,而是以厘米和毫米为观察尺度。我们借用这个视角,就可以对现代生活中的表面肌理进行划分,将肌理单元最小的一端设为 0.1 mm (实际人眼可以识别更小,看材质的肌理,但作为单位来说设为最小可以涵盖绝大多数了),肌理单元最大一端可设为 1 m,大尺度的是建筑的表面,大的肌理单元下又可以层层嵌套小一级的材质单元,比如一个用石材干挂装饰的建筑立面,它的 1 m 级别的肌理单元是针对人远眺的,比如控制接缝或者表面之于光照的方向性来取得一种肌理效果,次一级或许仍然针对于一定距离的远观的,比如表面上的浮雕式立体效果,在光照下形成肌理密度感,它的单元尺寸可以是 1m 也可以是 1 cm,再次一级就是浮雕单元表面的肌理,它针对的是近距离的感受,或许还可以有再嵌套一级肌理单元,它是在工艺处理中自然形成的,人并未有太多的控制。</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人对材质的体验主要围绕着视觉和触觉,通常情况视觉体验是随时存在的,而触觉通常只发生于手能触及的地方,在手未触及或者不能触及的时候,材质的触觉体验通常由通感完成的(主要是体验经验的唤起)。相对于人的触觉体验,材质肌理的单元尺寸是有限制的,因为触觉主要是靠手来完成的,而最主要的是指肚,所以材质肌理的单元尺寸如果超出指肚或手掌,相应这一层的肌理就没有了触觉体验。另外还有一些材质的肌理尺寸合适,但是人感知到的是栖居其下的次一层的材质肌理,比如一些细网状的编制材料。还有视觉性起主导的,比如凹凸感不强的表面肌理,如果材质肌理单元尺寸小的话,它仍可以唤起通感中的触觉体验,拉丝金属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一些规格的拉丝金属的触觉完全是视觉唤起记忆体验的,而只凭触觉的话很难感受到肌理的方向性。</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装饰”这个词,不像英文中有 Ornament 和 Decoration 之分(“ornament 被解释成为符合结构原理的细部刻画,decoration 被理解成为可以独立于结构的贴面装饰”,详细见《</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残留在柯布白墙上1920年代的人性(一)</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不过在如今最主要是 Decoration,所以“装饰”这个词通常是指附加的非必要非必然的、覆盖的不触及本质的非功能性的、通常又是针对视觉提供一种选择性的未必最佳的丰富性体验的表面改变。</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表面肌理改变是是一种表面改变行为,一些表面肌理改变属于 Ornament 一些属于 Decoration。多颜色的阳极氧化铝合金表面是不是装饰?或许比较难定,可我们生活中有很多表面肌理改变可以放心地称其为装饰,最常见的就是墙纸。如今墙纸的种类和名片用纸一样已经非常丰富,简单可分成两个主题,图形花纹和肌理,墙纸都有肌理,无论是否有花纹主题,墙纸的肌理当然可以触摸的,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它肌理的触觉体验基本通过视觉来转送的,花纹类的墙纸的肌理是次一级的栖居于图形花纹之下,肌理类的墙纸,有立体触摸感的也有单纯靠上面的图形表现的。人们为什么使用墙纸以及其他改变方式来改变居所尤其是墙壁的肌理,因为填充空白是人的天性,将白墙视作非空白并非是天性,而是一种智力层的认识进化,对比我们目前的室内与新艺术时期的室内装饰,会发现虽然我们不都是能欣赏和承受白墙的,但是我们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柯布的白墙是发挥作用了的。</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如上所说,材质的肌理是可以脱离触觉的,当然视觉也能唤起触觉的通感,如果说一种材质它只与人保持视觉性的接触,那么只要视觉内容保证精确到一定程度,它是真的材质还是贴面有没有关系?就像上面说的我们接触世界永远是与表面接触的,内部是智力意识上的察觉,如果这种贴面不会引起智力意识上的质疑,那么这种贴面材质的内里是什么有关系吗?如果允许,违背了道德吗?这里面包含欺骗吗?我想这样的问题看着虽有点像辩论题,但它关系到在设计物品的时候如何考虑物品的表面,如何处理表面的肌理,选择怎样的工艺。</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与此相关的主题在建筑中就更是讨论的中心,那就是“覆层”,我仍然推荐城市笔记人的文章供参考,《街道建筑学:卢斯(adolf loos)的着装、覆层、“零度立面”》(</span><a href="http://dyl703.wordpress.com/2008/09/10/%e8%80%81%e8%a1%97%e6%96%b0%e8%b7%af9/" style="color: rgb(16, 96, 159); text-decoration: none;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一</span></a><span style="font-size: 12px; ">、</span><a href="http://dyl703.wordpress.com/2008/09/14/%e8%80%81%e8%a1%97%e6%96%b0%e8%b7%af%ef%bc%889%ef%bc%89%e7%bb%ad/" style="color: rgb(16, 96, 159); text-decoration: none;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二</span></a><span style="font-size: 12px; ">),《</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作为覆层的建筑色彩之文化性</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卒姆托与片麻岩</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等。以及《森佩尔与古希腊人的多彩调 》(</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一</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span><a href="http://dyl703.wordpress.com/2009/05/23/%E6%A3%AE%E4%BD%A9%E5%B0%94%E4%B8%8E%E5%8F%A4%E5%B8%8C%E8%85%8A%E4%BA%BA%E7%9A%84%E5%A4%9A%E5%BD%A9%E8%B0%83%EF%BC%88%E4%BA%8C%EF%BC%89/" style="color: rgb(16, 96, 159); text-decoration: none;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二</span></a><span style="font-size: 12px; ">),文艺复兴时代以及新古典时期(18世纪末、19世纪初)回望的是辉煌的古希腊,古希腊的建筑和雕塑最大的特点就是石材的原色和肌理,所以阿尔伯蒂和米开朗基罗等人就发扬了这一点,随着考古的发展,发现这些古希腊的建筑其实是有颜色的,外表有涂层,并非剥落后呈现的通体是朴质的石材肌理,多彩派中多数认为是局部多彩,也被后来多数建筑学者接受,但是森佩尔是认为整体多彩的,虽然森佩尔的观点并没有太多依据支撑,但是他的覆层学说却不断启发着后来者。森佩尔说到“让材料自己讲述自己吧;让材料站出来”并不是指不加涂装用原色肌理去展示,而是“每一种材料都遵守在自己的力学法则,基于这样的真实简洁性,我们可以让我们对装饰那无伤大雅的雕饰的喜爱自由地流淌。”,“森佩之所以推崇装饰,因为他把建筑艺术的源头,全部归结为了编织性装饰。这个装饰,不是可有可无的附属品,而是建筑作为编织人类梦想的那种能力。”在贡布里希的《秩序感——装饰艺术的心理学研究》中写到森佩尔谴责 Thonet 兄弟的曲木家具的(经典的 Thonet 椅子),他认为这是对材料的侵害,他赞赏古埃及的椅子,认为他们把必须和方便区分开,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森佩尔的装饰和覆层并不是我们现在认为的单纯的附加性的东西。路斯在看待覆层的视野上继承了森佩尔的文化角度,他把当时维也纳的建筑外表毛病总结为3项,使用世俗流行的方式对立面造假以夸大自己的社会地位,不顾及建筑结构的覆层造假,混淆了覆层和覆层背后的材料的错误覆层比如刷统一的“城市色”,在解释最后一点时路斯举例说“在木头上是可以刷上任何颜色的,但是,不能在木头上去刷木头的颜色”。这些文章看下来,就会发现贴面装饰自古有之,不同的建筑师不同的设计师有不同的用法,但是似乎也可以看到共同的一点,就是反对“假”,关键要看这种假是什么,在混凝土外贴理石,很多人在未被指明之前看到都会认为是用理石砌成的敦实的石墙,这算不算“假”,那么如果通过一种无比先进新工艺,在混凝土外喷涂上理石的纹理,肉眼近距离都难以分辨,那么这算不算“假”……可能还要再次引用一下歌德的那句话:“艺术不必真实,而是创造真实的表象。”</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从“求真”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那么这些问题看似明朗起来了。一个塑料件通过电镀形成金属的外表,无论是镜面高反射的还是磨砂状的,涂层其实是金属的,另外追求的是金属的质感,而非金属的属性,同时还带来不少综合性能比如轻质、耐腐蚀、耐摩擦等等,这些都可以是“真”,但是如果一个支撑件,比如一根木头柱子,表面刷成金属而且是有意为之,那么就是作假了,再极端一点的例子就是在接头需要导电处,将塑料电镀成金属质感那么不仅仅是作假欺骗了还可能就是犯罪了。常见的这些表面处理工艺,形成新的表面肌理都有它自身的“真”,通常是工艺本身的“真”所决定的,因为工艺本身没有意志去模仿谁,而当人的意志介入后,如果这种意志替代了表面肌理所应具有的“真”,那么它就是作假,比如在材料的表面绘制木纹就是作假,如果在材料表面磨擦形成条纹就不是作假,我们身边有很多人造肌理就是如此,它们都有自己的真,即使工艺粗糙,比如立体墙纸等,造假的也很多。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有的设计和表面肌理的处理你会觉得“太肤浅了,纯装饰的”,它未必是在作假,反之有些你觉得不错的,也有可能里面有作假,识别的关键在于你是否认识到了里面的“真”。</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img src="http://www.hi-id.com/atcl/2011/ios-realism-texture.jpg" alt="" /></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iOS 的拟真材质界面</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x; ">。这是不时会被提起的话题,当 Find My Friends 出来时,满屏幕的皮革写实界面, 就会出现又一波讨论潮流。它也会是一个永恒的讨论主题,我们到底要不要在界面中模拟实体世界中的材质肌理,我们要不要去追求肌理,我们如何去追求……</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Apple 的人机界面指南(Mac OS X 和 iOS)中强调了隐喻(Metaphors)和“考虑增加实体感和写实”(Consider Adding Physicality and Realism),以及“用绚丽的图形让用户感到愉悦”(Delight People with Stunning Graphics)等建议,使用隐喻让人们可以迅速上手,知道如何操作,越接近现实生活就越容易,但也不要追求精确,一些放大和强调的描绘会比单纯精确描摹显得更真实,并可包含更多意义,如果使用木头、皮革和金属等材质的话,要精细描绘比如像缝合线让其感觉真实和珍贵。等等。</span></p> <p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Helvetica,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4px; margin-top: 10px; margin-bottom: 0px; "><span style="font-size: 12px; ">当 Mac OS X 10.3 将</span><span sty
上一篇:直觉与设计...

weibo

186 8210 8710

mono@mono-id.com

226868887